标王 热搜: 钻机  水井钻机  锚杆钻机  旋挖钻机  钻头  600  钻杆  石油  装备  泥浆泵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地质人才 » 正文

让地质工作成为人才“高产田”——关注高端地质科技人才的培养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9-16  浏览次数:21
核心提示:6月14日下午,中国工程院院长周济率能源与矿业工程学部的40余位院士,来到中国地质科学院参观调研,了解当前地质领域科技创新与
 6月14日下午,中国工程院院长周济率能源与矿业工程学部的40余位院士,来到中国地质科学院参观调研,了解当前地质领域科技创新与人才培养的最新进展。巧合的是,就在不久前,国土资源部办公厅正式公布了《国土资源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2012~2020年)》4项重点人才工程和7项重点人才计划实施方案。一时间,有关地质科技人才尤其是高端地质人才的话题再次热了起来。

一.地质行业理应出人才、出顶尖人才

行程密集的座谈、参观和交流,让40余位院士和众多地科院科技工作者都很兴奋。毕竟,这样的机会太少了。

中国工程院院长周济与院士们参观考察了大陆构造与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土资源部成矿作用与资源评价重点实验室、深部探测研究中心、北京离子探针中心。面对如此丰富的地质科技前沿成果,他们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纷纷对这些年的国土资源工作尤其是地质科技工作表示赞赏。所以,当记者同他们聊起地质科技人才的话题,他们的回答也很令人振奋。

“这样的行业,一定会出大量人才、出顶尖人才!”神华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张玉卓院士这样对记者说。

在深部探测中心,刚刚听完有关深部探测技术与实验研究专项汇报的张院士告诉记者,科学研究分基础性科研和应用性科研,中国地质科学院就应瞄准国民经济主战场,重点进行应用性科研,培养大量应用型人才。现在的地科院同时拥有14名院士,这是其他行业的科学研究院没有的。在地质科学院的历史上,有着多位世界级的地质科学大师,出了许许多多具有历史性的大成果;现在,国家对资源环境的需求日益凸显,国土资源部正在进行的地质找矿突破、矿产资源评价、矿产储量核查等工作,都非常有价值,这样的大环境理应培养并涌现出一大批领军人才。

中国工程院能源与矿业工程学部主任黄其励明确表示,地科院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许多工作之前并不很了解,“科技成果需要更多的宣传,人才的培养需要更多的支持”。

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地质工作,地质工作的发展需要科技支撑引领,而人才则是“创新驱动发展”的基础和关键。在此问题上,院士们的观点相当一致。

“当前我们国家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市场化深入发展的阶段,对资源需求持续刚性上升,粗放经济带来的环境代价不断凸显,能源资源环境约束越来越成为经济发展的瓶颈,保障促进经济社会健康可持续发展任务非常之艰巨。”

“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安全、清洁、稳定、可靠的能源矿产资源保障,关键当然是科学的进步。比如,现在我们的找矿工作已经从陆上到海上,从浅部到深部,其范围不断拓展,难度也大大增加。怎么办?唯有科技创新、人才培养。”

“地质科学院的工作直接关系到国计民生,对于国家安全非常重要。今天很高兴看到这么多原创性的成果。我认为,‘入地’了解地下看不见摸不着的世界和‘上天’一样难,也需要依靠科学家的思想和对科研工作的设计。领军人才很关键。”

“科技人才的培养不是一个单位自己的事情,甚至也不是某个学科的事情,决不能关起门来单打独斗。在科学上,合作非常重要。地科院要想让人才工作再上新台阶,就要继续强化与其他科研单位在横向上的合作与交流。我们这次到地科院参观学习,也是希望能有计划地与中国地质科学院加强合作,共同努力解决资源环境等领域的重大科学问题。”

二.“人才瓶颈”是怎么形成的?

“高端人才尤其是领军人才缺乏,已经成为制约国土资源事业发展的重要瓶颈。”在致欢迎辞时,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再次提到了这个沉甸甸的问题。

是的。当前,国土资源工作面临着“两难”局面,不断提高资源保障能力、建设资源节约型友好型社会、加快资源利用方式转变等形势,需要一批高水平的科技创新人才,更需要一批以院士为核心的领军人才。然而,尽管近些年国土资源部人才队伍一直在不断发展壮大,但国土资源系统已经多年没有在自己的院士队伍中增加新面孔,也是不可回避的现实。

高端人才、领军人才并不一定非得是院士,但院士则肯定是领军人才中的佼佼者和代言人。“我们的学科发展,出高水平的科研成果,影响力的提升,产生院士是一个重要标志。地科院曾经有40多位院士先后在此工作学习,但现有的14位院士平均年龄81岁,最大的90岁,最小的也超过了70岁。这样的现实,非常严峻!”中国地质科学院党委书记王小烈对记者说。

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但最主要的还在于地质系统的人才断层。

20世纪80年代中期至新世纪之初,地质事业陷入低谷,国家对地质工作和地质科研投入严重不足,基础地质、地质勘查及其地质科研工作逐渐萎缩,地质单位与人员的生存危机迫使大批优秀人才改行、外流或提前退休。地质院校转变专业方向,地质类学生锐减,生源质量下降,在校生地质实习时间减少甚至取消,毕业生野外实际工作能力下滑,本就为数不多的学生,大多数不愿进入地质单位,真正热爱地质工作的少之又少。这样的人才断层,对地质科研和地质勘查产生了严重的创伤。在地科院,甚至一些传统的优势学科因人才大幅度减少而无以为继,如地质研究所原有地层古生物专业人员70余人,含30多个门类,现在只剩下二十几个人,大量门类沦为空白。

再有,就是过去较长的时间内,我们的地质生产、地质科研和地质教学单位,因分属不同的部门管理而造成科研与调查脱节。地质生产单位的业务骨干对具体的地质勘查工作的实践成果总结、研究不够,能升华为理论成果的更少。地质勘查工作是地质科研必不可少的实践环境。事实证明,地质科学理论、勘查技术和方法的创新,都需要长期甚至反复的实践和积累,并在生产实践中得以证实。“如此,才可能取得满足国家经济社会发展近期或者战略需求的重大科技成果。产、学、研,必须密切联系、协调合作、优势互补。”

三.科研工作者心中的“三大遗憾”

上面是记者采访多位专家后获得的结论,比较宏观。中国科学院院士李廷栋的认识,则更为具体,他从科学家的角度向记者讲述了当前人才成长中的“三大遗憾”。

第一个遗憾是“相当一部分科研人员专业或工作地区变动过于频繁,无法在一个学科领域或一个地区精益求精地进行调查研究,积累知识和经验,作出创新性科学成果”,“这是造成目前各学科领域高水平科技专家,特别是领军人才及大师级人才匮乏的主要原因之一”。之前的经验充分表明,一个成熟的高水平的地质学家往往需要“专一”和“专注”——固定目标,经过长期的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不断深化,从而达到精通的程度,最终成为这一学科领域或地区的权威专家。“科学创新一定要有长期的积累,厚积薄发,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肯定成不了大家。在一个领域里面长期坚持下去,大师级的人才才有可能出来。”

第二个遗憾是“我们科研人员经常会陷于繁杂的非业务性活动,不但浪费了他们的时间,而且分散了他们的精力,降低了他们学习和工作的效率”。科学知识的积累、科学成果的产出、高水平人才的成长,都是用时间换来的。他告诉记者,曾经有部门做过一个调查,现在科技工作者的非业务活动竟然占到了40%还多。“受影响太大了。打打停停,科研的效率和效果就差远了。”

第三个遗憾是理论上的创新明显不足。“科学上的东西,特别是找矿,是探索性很强的工作,要鼓励独立思考,要给他一个宽松的探索研究的空间和余地。我们的许多科技人员做了大量实际调查研究工作,取得了丰富的实际资料,但没有或无暇进行思维加工,上升到规律和理论。缺乏理论上的创新,不但影响了成果质量,更阻碍了杰出人才的成长。”

 
关键词: 地质科技人才 培养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网站服务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冀ICP备08006172号-2
Powered by DESTOON